微言

关于悉尼

在悉尼生活就好比参观一个高大上的当代艺术馆 – 明亮、空旷、自在也荒凉。一个情感以及审美的真空。在那里我永远像个外人,干巴巴眼睁睁地等待着一切变得更好,可总是无疾而终。我用尽全身力量去感觉、思考那座城市,却总是一无所获。它有着一个国际大都市该具备的一切合成元素,可也许间隔太远,元素们相互都不能起反应。